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压抑的爱恋
压抑的爱恋
 这一年的春天,两家人去了趟桃花岛。我一直不知道在江城居然真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!还有人刻意栽种了桃花。周凌的母亲是滨海人,竟然能指着海上的渔船说她小时候经常坐。大约每个人儿时的记忆特别深刻的缘故,总有些东西难以忘怀。青樱还是喜出望外,一连三天陪着婆婆去海边。

我们住的宾馆也有桃花,吃过饭我和青樱在盛开的桃花中散步,暮色渐重,海风清爽怡人。青樱说:「折一枝带回宾馆的房间吧。」我说:「花草有情,我们看过了,记在心里就好。」青樱看了我一眼,说:「你忘了有句诗……你不肯折,总有人要采的!」
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
她站在桃树下,背影窈窕恬静,语调却哀怨。我再也忍不住,从后面抱住了她,把一个娇小的身躯揽在怀里。青樱的身体有些颤抖,转过头来看我的脸。我吻下去,狼一样吮吸她柔嫩的嘴唇,我的防线崩溃了,头脑一片空白,除了她的鲜活湿润,什么都想不起来,也不愿意想…… 
她反手勾住我的脖子迎合我,呼吸急促面颊滚烫。一瞬间似乎时间突然静止在这一刻,除了口唇的清香,舌的缠绵。
那天之后,我们开始回避关于周凌的话题,周凌是一把刀,锋利而冷酷地横隔在两人之间,阻止饥渴的身体继续彼此靠近。我们也不提桃花,不提关于桃花岛和海风中的任何事,好像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七月二十一是青樱的生日,给她庆祝的人只有我。
那天的桌上有花,杯中有酒,我们都喝了很多。最后青樱脚步轻浮地去了卧室,却没关门,坐在床上遥遥地看着我。我趴在桌子上,透过高脚杯看那扇门的青樱,杯里殷红的残酒把床遮掩了,看上去好像她隐没在酒中。我用手指轻轻触碰杯中的人,醉意朦胧地问:「你要睡了么?」
「不睡!」声音似乎很遥远地飘来:「我现在怕睡觉,你陪我到天亮吧。」
「睡在床上我会觉得自己更加孤单……会想男人!会想哪怕来个坏人也好,让他*奸我。至少能证明我是个活着的女人!至少身体没那么难受!」
我摇晃着站起来,走过去倚在卧室门边望着她。她穿了新衣服,化了淡妆,因为身体后仰双手撑床,显得胸部异常丰满。
「你想不想看我的身体?」她的眼睛眯着,挑衅一样盯着我:「我现在脱了衣服勾引你,你会不会来*奸我?」
「不知道。」我艰难地咽了口唾沫。
青樱就开始脱。动作很慢,却有条不紊,摘掉乳罩的时候她用两手捧着雪白乳房掂了掂。乳房在她手掌里颤巍巍跳动,然后她挺胸,让沉甸甸的双峰挺拔起来。接着转身弯下腰继续脱内裤,她的臀翘得很高,紧绷在浑圆饱满臀部的内裤被两根手指灵巧地勾下去,像剥皮的洋葱露出白嫩的肉,两瓣细嫩光滑的屁股中间,阴部被夹得鲍鱼一样鼓出来。
她的姿势有点淫荡,甚至对着我晃了晃雪白的屁股。然后转过身,撇开两腿坐在床沿上,平坦紧绷的小腹下,稀疏而顺从的阴毛很规则地分布在阴阜上。她用纤细的手指在自己身体上抚摸,说:「我的身体好看吗?」
「好看,很美丽!」我往前迈了一步。
「站在那里别动。」她晃了下身子:「你要走是过来,就是要动你最好朋友的老婆,你就是坏人!就不是我喜欢的好男人了,我会看不起你……你不过来,我才会想要你,才会心甘情愿给你……你要*奸我吗……」
我能听懂她的语无伦次,这个矛盾的小女人,和我一样在煎熬中摇摆!我停下来,停在赤裸的青樱身前。
「你爱不爱我?」
「爱。」
「我不稀罕。」她拼命挥动着手臂:「我就想要个男人,要个看见我就想上我的男人……你想上我吗?」
「想。」
「有多想?你现在硬了吗?你脱了裤子给我看看吧,我想看男人为我硬的样子。那天你不是来找过我吗?不是想上我吗?那天你硬了……我都感觉到了!你给我自慰吧,对着我,以前你肯定想着我这么做过……」
我的确硬了。我脱了衣服对着她自慰。
青樱仔细看着,说再快点再快点。她的身体扭动如蛇说:「我下面全湿了,水都流出来了。」
第二天我醒来躺在她床上,我头痛的厉害。青樱睡在我身边,像一只猫一样蜷缩着身体。我坐起来的时候她也醒了,问:「昨天晚上都做什么了?」
我说:「什么都没做,我们都喝醉了。」
她说你别骗我了,我都记得,你对着我干了很龌龊的事。我说要这么说还是你先脱衣服勾引我的呢。她就故作轻松地说还是我吃亏了,我都没仔细看清你那东西,我也开玩笑,说要不你再看一眼吧,我不占你便宜。
她真的过来扒开我内裤看了一眼,说:「现在看来也普通,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会那么想的迫切。」
从那天开始,我们有了新的游戏。只要是两个人单独相处,青樱就会做一些出其不意的事——突然撩开衣服,让自己的乳房在我眼前一晃,或者用很诱惑人的姿势在我面前扭动身体,然后问我有没有硬。如果没有她就会很不满意,问我她是不是没吸引力了我是不是对她没新鲜感了。
我通常都会硬的很厉害,会想突破那最后一道线。但这个时候青樱会马上严肃起来,甚至会哭,她说:「我们就留住这条底线吧,过去就没有退路了!」
她让我在她面前手淫,并且脱了衣服配合我,做出各种淫荡的姿势,甚至掰开阴唇自慰给我看。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我们持续着这种近乎变态的行为,熟悉了彼此身体上每一处隐私。我们无话不谈,包括对任何外人都难以启齿的那些想法和欲望。我们都已经把对方视为自己的一部分,直到我相亲的那天……
我早到了父母担心婚姻的年纪,相亲是母亲的一位旧日同事安排的,我也没拒绝的理由。回来青樱追着问那女的怎么样?我说就那样,普通人,挺安静的。
青樱就沉默了。
青樱的沮丧渐渐表现出来,尤其我去约会的时候,终于有一天晚上在我同女人喝茶的时间打来个电话。
「我在POP酒吧,喝醉了。你来接我吧……」
我听她说话还清醒,说是吗?那你等一会,我忙完过去接你。
之后青樱关机了。
回家以后我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,青樱没回来。我去酒吧满场子问,我不停拨打她的手机,我在她家门口没头苍蝇一样抓狂!
青樱整整一夜没回来。我在她门口一直等到早晨七点,才看见她带着倦意上楼,一把扯住她胳膊问:「你去哪儿了?干嘛手机要关机?我等你一夜了!」她靠在墙壁上不说话,低头看自己的鞋。那天她穿的鞋很漂亮,粉色的骨架,半透明的高跟儿,外侧靠近无名指的位置镶嵌了一朵精致的小花。
关于这次夜不归宿我们后来讨论过一次,青樱说她去找男人了。我不是很相信,就问她细节——什么样的男人?怎么搭上的?去哪里睡了?怎么睡的?
青樱说很强壮,长相一般,给我打完电话就出去开房了,男人很变态,要她跳艳舞,让她坐在梳洗台上自慰,折腾了整整一夜,最后一次是把她按在地板上弄的。她说这些的时候一直看着我,似乎是在观察我对她每一句话的反应。

这一年江城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台风。
若干年后有个导演拍摄过这次台风,号称国内第一,这部电影和另一部讲迫降的片子一度很红火。不过对于经历过这场台风的我来说,他还远没有捕捉到台风真正令人恐惧的地方——巨大的破坏力给人造成的心理阴影。
其实我对那场台风最深刻的记忆,来源于青樱。
没经历过台风的人,总是把台风是和暴风骤雨联系在一起,其实真正台风登陆的中心常常只是在刮风,雨只是一阵阵下。云层阴沉得像是要压下来,那晚我参加了一个紧急疏散的官方组织活动,回来的时候已经深夜,房间换了衣服还是不放心青樱,想她这钟点早该睡的实在了,就拿了她留给我的钥匙上去开门,打算检查一下确认房间没有进水或者窗户都已经锁死。
我在黑暗的客厅里看见了青樱躺在床上,她的身上正压着个赤裸的男人。是的,青樱的卧室门没有关,里面的橘红色床头灯略显黯淡,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出来,那种呢喃通常属于情侣之间才有的投入。
男人很高大,整个趴在青樱身上给我一种蛮横的感觉,他双手和青樱十指相扣,举起在她头顶,然后低头舔腋下的毛发。青樱在他身下面扭动,发出的呻吟颤抖低沉,赤裸的羔羊一般无助。
那个时候我的心被重击了一下。
这个叫青樱的女人是我的深爱,她拒绝过我,我也拒绝过她,但彼此还是无可救药的陷入情感的漩涡。在我的意识里她属于我,无论精神还是肉体——至少在周凌回来之前!这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次背叛,尽管从严格意义上我没说这句话的权利。
我没有抓奸的资格!所以只能站在黑暗里看她沉沦。
男人还在挑逗着青樱,他用嘴唇叼住粉红的奶头,慢慢向上拉起,让整个饱满的乳房逐渐绷紧,最后形成一个完美的圆锥体。接着重复同样的过程,把另一只乳房扯起来,放松,再扯起来……当乳头被扯到最高点的时候,青樱的头会向后顶,也许是觉得疼,想把胸往上抬一些,但无论她怎么努力,男人还是能准确地逼迫到她的极限,令她发出不由自主变调的呻吟。
因为他们的头朝窗户的方向,我看不到青樱的表情,我只能从她的声音里判断这时候她在痛的边缘享受。她嫩白的皮肤和男人的黝黑形成鲜明对比,赤裸的身体在男人身下扭曲摆动,像一条挣扎的鱼。
「你真是个尤物!」男人喘着气说,他的手开始伸下去摸青樱的胯部,在两个人之间扣摸着:「屄水都流成河了!女人真是水做的,一摸就出水儿,上次开房搞完你我都脱力了,回家养了三天才缓过来……屄洞好紧!两根手指都这么难进去……」
青樱的手臂从男人腋下穿出来,抱着他的背往自己身上拉,她的手指纤细白嫩,蔻红色的指甲,十指张开陷进背部的肌肉里,像两朵绽开的桃花。
男人没顺从她,反而坐起来,把她横着放在自己腿上,分开她两腿,先用一只手扒开她的阴唇,然后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并起来往里面插进去,再慢慢拉出来,手指上马上沾满亮晶晶的液体。他淫笑着继续插进去拔出来,像个刚得到新鲜玩具的小孩子,兴奋却不温柔。青樱的手抓住了他手腕,似乎是想控制他的动作,但她的力量明显太小了,男人的手指还是毫不费力一插到底,并且下流的左右晃动,发出轻微的水声。
这时候青樱的身体像座桥,因为屁股放在男人腿上,头和腿自然下垂,她小腹急剧的起伏着,随着男人的动作频率颤抖。
她忽然尖叫了一声,身体猛地绷紧,把下体使劲儿往上抬起来,像是要迎接男人的手更加深入。
男人的阴茎翘着,从青樱臀边露出一个紫红的龟头,他用手指把龟头按在青樱臀肉上,让顶端渗出的液体涂抹到光洁细嫩的皮肤上面。青樱无力的哼着,还停留在刚才的一波高潮余韵里。男人翻来覆去研究着她身体,说:「我问你,上次要不是我硬拉你上了我的车,你是不是就打算跟戴帽子的那个男人走了?你去那家酒吧就是为了找人操吧?以前都没看见过你……」
青樱哼了一声算做回答,男人就不甘心地追问:「是不是啊?是不是去找人操你了?」
青樱说是。
她的语调娇柔,有一些羞耻的成分包含在里面。
男人就更兴奋,起身把悠长又硬的阴茎往青樱嘴边送:「来给我口一下,上次光顾着操你的屄了,都没享受到你的小嘴儿。」青樱皱着眉头躲开,却被男人又扳回来,放肆地用龟头在她干净雪白的脸上戳着,然后顶到嫣红的嘴唇边,打算硬挤进去。
青樱咬牙不肯张开嘴,龟头已经分开了嘴唇,在一排牙齿上涂抹,嘴唇被杵的有些变形,男人甚至想把整条阴茎从嘴角塞进去。
青樱有些急,猛一下推开男人,却没生气的意思,说:「我不想……你都这么硬了……」
男人不太甘心,又劝了几句,见青樱实在不肯,就坐在了她肚子上打奶炮,两手挤住柔软的奶子,让阴茎在中间抽插。他的东西很长,不时从两奶之间穿出来,顶到青樱下颌。
这时候从外面能清楚地看到青樱下体,因为双腿呈大字张开,粉嫩的阴唇还向两边分开着,鲜红的肉洞隐约可见。原本整齐的阴毛被液体沾湿,拧成一缕一缕的形状。
我以前见过这鲜美的肉体,见过这粉嫩的下体,那时候青樱用手安慰它,让我看着自慰……
现在,这在我眼中最美的身体,已经被人玷污了。
男人很有经验的亵玩青樱,享受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,他的表情很得意,完全忘形到没注意门外黑影里的我,他是有资格骄傲,相对于我,他是胜利者。
尽兴了,终于举起青樱两腿,把粗长的阴茎插了进去。青樱的身体被折得厉害,臀部自然上翘起来,然后被一根长长的肉棒毫不留情地贯穿,进去的那一下她尖叫了一声,甚至盖过了窗外的风声呼啸,接着「啪啪」的撞击声开始在卧室里蔓延。
雪白的屁股被一下一下挤压,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被摧残,进进出出的阴茎沾满粘嗒嗒的液体,晃动的睾丸随着动作拍打她的股沟。
男人动作很急,甚至没换个姿势,几分钟就射了。他按着青樱的大腿抽出来阴茎,喘息不定地说:「我操,你这屄太紧太舒服了,夹得我都忍不住!第一炮快了点儿,别急,歇会儿咱们接着干,今晚非把你操爽了不成……」
浓浓的白色精液从还没合拢的肉洞里流出来,很快拉出一条线滴落向床面,青樱迅速抽了纸巾捂住了,坐起身来擦拭。她的脸涨的绯红,兴奋的红晕让她看上去格外娇媚。但是脸上却没一点笑意,甚至眼神里隐藏了和当下不协调的沉重和落寞。
她在扔纸巾的时候看了门口一眼,然后发现了我。
或者是太意外了,她整个人都懵了,甚至忘了尖叫,只是呆呆地望着我,她也许一下子认不出我来,但我知道她能感受到那就是我!那一刻的羞愧,毫无掩饰的从她脸上流露出来,她的手开始颤抖,慢慢地在床上摸索床单,然后拉过来遮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男人从她的表情感受到了什么,顺着她的眼神看过来,也吓了一跳,警惕地喊了声:「谁?谁在外面?」
谁在外面真的很重要么?重要的是谁在里面!
我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,站在灯光下。我没看那个男人,只是盯着青樱苍白的脸。我在努力控制自己,力图让自己看上去比较平静。 
「你们玩儿的很开心啊?」我本来想用调侃的语调,但是声音出来却变得有些尖锐。我猜自己当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,难看到青樱都不愿意直视。 
男人从开始的惊慌转回镇定,他似乎知道一些关于青樱的事,至少一定知道周凌在监狱里。马上从我的神态和青樱的表现猜测出其中一部分关联,打了个哈哈从床上站起来,也不急着穿衣服,自来熟地跟我招呼:「啊!能自己进门的一定不是外人了,老情人吧呵呵,有缘在一起就都是朋友你说是不是?咱们可都算是樱樱的入幕之宾了,出来玩儿图的就是个开心,我是不介意啦,大家一起玩儿也行……」
青樱的被他最后那句话说的脸上变了颜色,有些愠怒又觉得羞耻,但忍着没发作出来,只板着脸看了男人一眼。
我一拳挥了过去……
混乱持续了一段时间,男人只穿上了裤子,提着其他衣服有点狼狈地仓皇离开了。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因为企图拉开我们而甩掉床单的青樱,她因为刚才的动作,留在身体里的精液又流出来,一直挂到大腿上,显得淫秽不堪。我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绪,但就是做不到,梗着嗓子对青樱说:「这就是你找的男人?你能不能有出息点?这么下作的男人也肯?」
青樱突然就流下泪来,一边用手背擦一边哭着说:「对,我就是个下三滥的女人!想男人想疯了,你说我该找什么样的男人?找你吗?你敢要我?你敢将来面对周凌说我要你的女人?你敢带着我逃开这个逼得我想发疯的地方?我有需要了怎么办?像古代守贞洁的女人那样捡铜钱?」
我无言以对。
在和青樱的对决中我是完败的,因为我驳斥不了她的理由,她甚至还可以说出更打击我的话来——你是我什么人?凭什么来管我?当然她永远不会说这样的话,因为我知道她有多在乎我,或者是我还能肯定她喜欢我!虽然有些事从来没有说出口,但有就是有。我没说过我喜欢青樱,更不会说我爱她,但我知道自己爱她。残酷的是,正因为有爱,才会受伤害!
风雨是生活里的常态之一,但总会过去,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,青樱都表现出极大的悔意,有时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刻意讨好。我没再碰到那个男人,青樱也开始规范自己的行为,不再去酒吧,连晚上出去逛街也少之又少,但是她的精神却开始萎靡,像失去水分滋润的花一样日渐枯萎。
我不咸不淡的谈了两场恋爱,却越觉得青樱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。
...........